安全經驗是明燈,事故教訓是鏡子。2019年,全市工貿領域共發生各類生產安全事故26起、死亡25人,事故起數與去年持平,死亡人數同比下降7.4%。但我市安全生產事故時有發生,暴露出生產經營單位安全意識仍然比較薄弱、安全生產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安全防范措施落實不到位和安全教育培訓不到位等問題。為此,市應急管理局篩選了2019年全市發生的七類安全生產事故典型案例進行曝光。全市各類生產經營單位要深刻吸取此類事故教訓,深入開展自查自糾,防范各類事故發生。 

一、高處墜落事故 

高處墜落事故是由于高處作業引起的,出于危險重力勢能差引起的傷害事故,此類事故的發生率最高、危險性極大。2019年,全市共發生高墜事故6起、死亡5人,占全市工礦商貿事故的23%,高墜事故呈現多發、易發的態勢。 

案例:2019年1月2日,浙江七鑫建設勞務有限公司施工人員在未佩戴安全帶、安全帽等安全防護用品的情況下,安裝水管過程中不慎跌落,導致死亡。浙江七鑫建設勞務有限公司違反相關規定,包輕工方式分包給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無相應資質的個人;未全面依法履行企業安全管理主體責任及安全生產管理職責;未對從業人員進行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施工現場采取的安全防護措施未按照行業標準規范落實。公司主要負責任人,應對本單位的勞務分包安全生產工作全面負責,未依法履行安全生產管理職責,對本公司的安全生產工作督促、檢查不到位,未能及時消除生產安全事故隱患。蓮都區應急管理局依法對浙江七鑫建設勞務有限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給予行政處罰。 

二、坍塌事故 

坍塌事故指物體在外力或重力作用下,超過自身的強度極限或因結構穩定性破壞而造成傷害、傷亡的事故。2019年全市共發生坍塌事故5起、死亡6人,占全市工礦商貿事故的19%。案例:2019年7月19日上午9時40分許,位于青田縣溫溪鎮沙埠工業園區的浙江東南管樁有限公司外堆場裝卸混凝土管樁過程中由于在行車起吊過程中未嚴格按照掛鉤工安全操作規程的要求遠離管樁,同時存在指揮人員違規指揮行車操作工起吊外堆場下方管樁,導致上方管樁失去支撐力發生滑落坍塌,導致致兩名現場工人被壓身亡。浙江東南管樁有限公司在事故發生前,履行安全生產工作職責不到位。廠內管樁堆場管理混亂、事故隱患排查治理不到位、安全教育培訓開展不到位,廠區長期存在重大安全隱患,員工不具備必要的的安全生產知識,在裝卸作業時管樁發生坍塌。對責任單位浙江東南管樁有限公司進行行政處罰,對事故責任人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三、物體打擊事故 

物體打擊事故是建筑行業常見事故中"五大傷害"的其中一種,指由失控物體的慣性力造成的人身傷亡事故。2019年,全市共發生物體打擊事故4起,死亡33人,占全市工礦商貿事故的15%。案例:2019年7月21日16時30分許,浙江省普通國道網命名編號調整工程(麗水段)第二標段標志牌和桿件的吊裝作業現場,為了方便作業,現場作業人員就用隨車起重機將標志牌面板吊起約70厘米高度,以便于人員進入版面下方擰緊螺絲。16時30分許,一名工作人員進入版面下方對抱箍螺絲進行固定,吊帶突然滑落,版面砸中了付某森,F場人員立即用吊車將版面抬高,將其救出,經搶救無效死亡。寧波力健交通設施工程有限公司作為浙江省普通國道網命名編號調整工程(麗水段)施工單位,未全面依法履行企業安全生產主體責任,未建立健全并有效落實安全生產責任制,未督促從業人員嚴格執行安全生產規章制度和安全操作規程,對作業人員開展安全教育培訓和安全技術交底不到位且未全覆蓋,安全檢查制度落實不力,相關安全檢查未形成閉環管理,未認真履行現場管理職責,未及時制止和糾正違章作業,未及時采取有效措施消除生產安全事故隱患,導致事故發生,是該起事故的責任單位。其主要負責人未認真履行安全生產管理職責,未及時消除生產安全事故隱患,對該起事故發生負有領導責任。根據有關規定,縣應急管理局依法對該公司及公司主要負責人立案查處。 

四、機械傷害事故 

機械傷害事故是指由機械設備運動(靜止)部件、工具、加工件直接與人體接觸引起的夾擊、碰撞、剪切、卷入、絞、碾、割、刺等形式的傷害,絕大多數的機械傷害事故都是由于違章冒險作業引起的。2019年全市共發生機械傷害事故3起、死亡3人,占全市工礦商貿事故的12%。案例:2019年6月12日,6時40分左右,云和縣浮云溪流域綜合治理工程施工現場,挖掘機動臂在運動過程中,高壓鋼絲纏繞膠管破裂,動臂連同斗桿、鏟斗急速下墜,導致浙江甌業園林建設有限公司一名現場作業工人死亡,一名工人受傷。浙江甌業園林建設有限公司對員工在上崗前進行教育培訓,未健全安全管理制度,現場管理不到位,在新進場的挖掘機投入使用前未報新源公司進行驗收,未及時發現并消除事故隱患,對該起事故負有責任。甌業公司法定代表人。未落實主要負責人安全生產工作職責,未有效督促本單位的安全生產工作,導致該項目未健全安全生產規章制度和操作規程,未及時消除生產安全事故隱患,對事故發生負有重要領導責任。建議云和縣應急管理局對其違法行為依法實施行政處罰。根據有關規定,云和縣應急管理局依法對該公司及公司主要負責人立案查處。 

五、車輛傷害事故 

車輛傷害事故指企業內由機動車輛引起的機械傷害事故, 不包括起重設備提升、牽引車輛和車輛停駛時發生的事故。2019年,全市共發生車輛傷害事故2起、死亡2人,占全市工礦商貿事故的8%。 案例:2019年10月8日,縉云縣金坑建筑石料有限公司縉云縣東渡鎮金坑普通建筑用石料(凝灰巖)礦發生一起車輛傷害事故,導致一人死亡?N云縣金坑建筑石料有限公司安全生產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安全生產教育培訓不到位,雖在高運廷上崗前已對其進行72學時三級安全生產教育,但未確保其培訓合格即上崗作業。隱患排查治理不到位,未能及時消除挖掘機簡易通道邊坡不穩定的不安全狀態,未進行夯實和加固措施?N云縣金坑建筑石料有限公司主要負責人丁縉偉安全生產法定職責落實不到位,未能有效組織制定并實施本單位安全生產教育和培訓計劃,導致高運廷未進行考核即上崗作業,使得高運廷缺少必要的應急自救技能;未組織有效的隱患排查治理工作,未及時消除事故隱患,導致事故隱患長期存在。對事故發生負有責任。公司主要負責人未履行安全生產管理責任,根據有關規定,縉云縣應急管理局依法對該公司及公司主要負責人立案查處。

六、起重傷害事故 

起重傷害事故是指在日常起重作業中發生的如脫鉤砸人,鋼絲繩斷裂抽人,移動吊物撞人,滑車砸人等由于起重作業引起的傷害。2019年,全市共發生起重傷害事故2起、死亡2人,占全市工礦商貿事故的8%。案例:2019年9月30日16時許,浙江百盛裝配式建筑有限公司生產車間內發生一起起重傷害事故,一名工人在使用橋式起重機作業過程中被墜落的鋼制吊具砸中,當場死亡。公司日常管理中未及時對連接鋼制模具的鋼絲繩進行日常檢查、維護、更換,未對安全隱患問題及時排查,未制定生產作業安全操作規程并嚴格督促落實,未有效落實生產區域內安全防護措施并且未有效組織開展安全教育培訓,對作業現場監督檢查不力,經濟技術開發區安監部局依法對浙江百盛裝配式建筑有限公司及其主要負責人作出行政處罰。 

七、觸電事故 

  觸電事故與其他事故比較,其特點是事故的預兆性不直觀、不明顯,而事故的危害性非常大,在保護設施不完備的情況下,人體觸電傷害得極易發生的。所以做好預防工作,正確處理,搶救傷者尤為重要。2019年,全市共發生觸電事故1起、死亡1人,事故次數占比4%。案例:2019年7月26日16時20分許,位于景寧縣渤海鎮梅坑村山體滑坡治理工程在進行漿砌毛石擋墻施工時,淳安千島湖子龍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混凝土攪拌車倒退過程中壓斷了懸掛在模板上的電線,導致混凝土攪拌車帶電,工地工人手扶攪拌車尾部而觸電,經搶救無效死亡。該起事故發生的原因是淳安千島湖子龍土石方工程有限公司未履行好安全生產主體責任,對施工現場安全檢查不及時、不到位,未及時發現并消除事故隱患,是該起事故的責任單位。公司主要負責人未依法履行安全生產管理職責,根據有關規定,景寧縣應急管理局依法對該公司及其公司主要負責人立案查處。